他一直在離母親最近的網吧,每夜去看母親
  辦事處準備為娘兒倆申請低保
  ■《七旬母親街頭風餐露宿4個月等兒子》後續
  “我兒子回來了,我們能一起生活一起過年了,要是孫子孫女也能來看看我就好了。”昨日下午,73歲的羅風坐在床邊,她已經好久沒睡過正兒八經的床了,現在兒子回來了,就盼著能和家人過個團圓年。 鄭州晚報記者 李雪 文/圖
  他一直在離母親最近的網吧
  在網吧被找到後,焦建軍向辦事處借了500元,打了個欠條,到附近市場給母親買了點日用品,打算帶她去洗個澡。
  一米八幾的大個兒杵在牆邊眼圈泛紅,似是有一肚子委屈。“我在上海被騙了,在工地做焊工掙的工錢沒拿到,連回家都是扒火車,在火車上3天3夜沒吃東西。”焦建軍在鄭州看到母親露宿街頭,他沒有勇氣面對老人。“我在離她最近的網吧待了四五個月,做點零工維持著,每天夜裡我都去偷看俺媽。”
  前妻留言讓他照顧好媽
  提起婚姻,焦建軍沒有埋怨和懊惱,“我和前妻關係一直很好,出現裂縫是5年前俺媽的一場病,我把家裡所有的積蓄都偷偷取出來給媽看病了,還借了外債,當時孩子還小,她開的美容院生意也不好,壓力太大了”。
  媒體報道他的事情後,前妻給他QQ留言,讓他照顧好媽。“她沒再婚,現在女兒13歲了,兒子12歲了,我們常常視頻,我想當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爸爸。”
  對於兒子復婚的事,羅風很期待,“我想讓兒子復婚,一家人和和睦睦過個年”。
  辦事處給他安置了工作
  “人找到了,老人的身份證也辦好了,住的地方也安置妥了,還要給焦建軍找個活乾,讓他能照顧他媽。”劉寨辦事處工會主席宋蘇瀅說,從昨天早上她就在積極聯繫,目前有兩個地方願意接納焦建軍。
  沙口路108號院是惠濟區拆遷臨時安置點,娘兒倆以後要自食其力,焦建軍說想乾電工。“我們找到一個離他們住處近的洗浴中心儘力安排。”宋蘇瀅說,下一步辦事處還打算幫他們申請低保和公租房。
  線索提供 馬子堅 (稿費50元)
  (原標題:兒子找到了,住處也有了 他一直在離母親最近的網吧,每夜去看母親辦事處準備為娘兒倆申請低保)
創作者介紹

機械錶

sm74smwu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