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心網訊(記者 張冬梅)5月26日是自治區第十二個“環衛工人節”,記者瞭解到,烏魯木齊市共有2.4萬名環衛工守護著烏魯木齊的整潔。記者從烏魯木齊市城管委瞭解到,近兩年,環衛工的工資先後兩次調整,由2011年前的1400多元(含五金)增加到今天的2100多元,增幅達47%。現在,在烏魯木齊市從事一線保潔工作的環衛工工資已達2189元(含五金),不僅如此,環衛工還會經常收到市上、區上和街道辦發放的補助金。
  此外,逢年過節,各個街道辦都會給環衛工發放米、面、油等慰問品,夏季還發一些解暑用品,清雪還有嚴寒補貼。此外,每年都要組織環衛工進行體檢及游玩。從2011年12月起,烏魯木齊市委、市政府為全市2萬名環衛工提供免費早餐。
  天山區市政市容局環境衛生監察科科長張海兵說,過去沒有機械化清掃,現在有了。遇到中、大雪天氣時,環衛工清雪將獲得每人50元的清雪補助。
  去年,烏魯木齊市、區兩級黨委、政府投入10億元資金,用來購買各類清掃、清運機械1681台,增幅達70%;購置垃圾船(箱、桶類)24110個。
  今年烏魯木齊市在計劃為民辦理的百件實事當中提到,要加大對建成區城市道路的清掃保潔力度。目前,烏魯木齊市2.4萬名保潔員全部以社區為單位進行管理,各個社區都在向轄區內的次幹道分派保潔力量,烏魯木齊市將在年內逐步實現主要街道和一般街道的保潔時間均不低於12小時的標準。
  □繼續閱讀
  子承父業苦累不悔 身邊“時傳祥”不懼臟臭
  環衛工世家
  沙區清運隊的卡斯木·牙生說,自己從事環衛工作,是子承父業。
  他的父親從事環衛工作20多年了。從1978年開始,他的父親就拿著鐵鍬,到每個街道去收垃圾、裝垃圾。5年後開始維修單位的電路等。直到2001年,他的父親因病辦理了病退。
  “以前我母親負責友好路、紅山這一帶的衛生。”卡斯木·牙生說。
  
  卡斯木·牙生——現就職於環衛清運中心生產管理一科,負責車輛、人員的後勤保障,與有垃圾清運的小區、單位協調關係,以保證車輛能夠順利清運。亞心網記者 張萬德 實習生 郝晶 攝
  卡斯木·牙生記得,每年冬天掃雪時,他家是全家總動員。那時候清雪全靠人力,每當交通管制後,正上中學的卡斯木·牙生就和父親拿著鐵杴去幫母親清雪。後來烏魯木齊市有了清雪機械,人工清雪不那麼累了。
  受到父母影響,2005年4月,大學畢業的卡斯木·牙生被分到沙區清運隊時,對這份工作感覺很親切。後來,他到了清運隊生產一科,開始負責雅山、西山片區垃圾清運的監督管理工作。每當冬季所有車輛上路清雪時,卡斯木·牙生便負責給車輛指揮和開票,每次清雪時都要倒退著走路,有時候要走六七公里。有一次,在阿裡路上清雪時,他只顧著指揮清雪車,不小心向後重重摔倒了。“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卡斯木·牙生說。
  現代“時傳祥”
  您也許知道掏糞工人時傳祥,但您不一定知道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時傳祥”葉元文,他曾獲國家建設部頒發的“時傳祥獎”。
  47歲的葉元文是烏魯木齊市城管委(行政執法局)城市廢棄物管理中心餐廚廠車隊隊長。1988年1月,葉元文從部隊複員,分到了烏魯木齊市城市廢棄物管理中心的前身烏魯木齊市環衛城肥管理處基建隊,從事旱廁的新建、翻建、維修及糞便、污水清掏工作,一干就是8年。
  
  葉元文——現為烏市餐廚垃圾清運車隊隊長,曾獲得國家建設部頒發的“時傳祥”獎章。亞心網記者 張萬德 實習生 郝晶 攝
  葉元文說,那時,一些破損旱廁要拆掉重建,瀰漫的臭味讓他記憶猶新。那時午飯都是自己帶,就在工地上吃。剛開始自己儘量躲得遠遠地吃,要不然吃不下去。後來,他開始學著調整自己的心態。1年後,他在工地吃飯時,已經不再躲得遠遠的了。
  在這個崗位幹了8年後,葉元文做了烏魯木齊市環衛城肥管理處基建隊的司機。2003年“非典”席卷全國,烏魯木齊市餐廚垃圾處置中心籌建,他被派去開餐廚垃圾收運車。為提高工作效率,他總是自己推著250公斤重的餐廚桶裝車、掛桶,被濺得滿臉滿身“泔水”是常事。
  2004年冬天,葉元文除完成收運工作外,白天還要到各餐飲企業發放文件,簽收運協議,晚上對非法收運人員進行勸阻,常忙到凌晨兩三點甚至四五點鐘。
  由於工作出色,葉元文先後獲得了烏魯木齊市、自治區、國家建設部的各類榮譽。“現在工作環境越來越好,即使過去吃了很多苦,也覺得很值。”葉元文說。  (原標題:2.4萬名環衛工傾心為烏魯木齊做美容)
創作者介紹

機械錶

sm74smwu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